logo

·中文版·English

|企业邮箱 |OA办公系统

新闻中心

核心产业

民航运输金融投资

地产开发通用航空

航空制造文化旅游

航空物流

联系我们

地址:河南省郑州市商务外环8号世博大厦
邮编:450000
电话:0371-87519086
传真:0371-87519086
网址:http://www.hnhtyxgs.com/

宏观广角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宏观广角

习近平视察北京新机场指示精神解读

时间:2017年03月10日   来源:

民航运输业2017的开年大事非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新机场莫属了。那么总书记视察新机场做了哪些指示呢?我们先简要的回顾下新闻。

1、据2月24日晚7点央视新闻联播报道,2月23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新机场建设。首先考察了新机场安置房项目,他强调,新机场建设涉及10多个村的群众搬迁安置,这是一项重要民生工程,要在标准和质量上把好关。之后,习近平来到新机场主航站楼建设工地考察。他强调,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必须全力打造精品工程、样板工程、平安工程、廉洁工程。

2、继央视新闻联播之后,2月24日晚9点28分至32分,作为新华社官方认证的新华视点微博连续发布了三条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新机场的资讯。除了对安置房项目的报道外,新华视点更加完善补充了央视新闻的报道。习近平指出,新机场建设非常重要,是北京发展和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需要。他说,许多国家提出想要开通或增开到北京的航线,但我们目前条件有限。新机场建设是我们国家发展一个新动力源。习近平总书记了解新机场规划建设、功能定位情况。总书记询问新机场年旅客吞吐量,当得知远期规划超过1亿人次时,他对提升北京航空枢纽能力表示赞许。习近平戴上安全帽,登上航站楼2层工地平台,远眺建设工地。习近平问:“北京两个机场如何协调?”“京津冀三地机场如何更好形成世界级机场群?”他希望大家再接再厉,精益求精,善始善终,再创佳绩。

通过对以上新闻资讯的整理,可以把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新机场指示精神的关键词归纳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新机场、功能定位、世界级城市群。下文中笔者拟从指示精神明确了哪些问题?对民航提出哪些要求?两方面对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新机场指示精神进行解读。

一、指示精神明确了五个问题

1、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是落实国家战略的重要环节。《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指出京津冀协同发展“要严控增量、疏解存量、疏堵结合调控北京市人口规模。要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生态环境保护、产业升级转移等重点领域率先取得突破。”交通作为推动三地一体化的重要一环被列为先行合作领域。以机场为核心的综合交通运输建设不但可以加快人员、物资等生产要素的流通与集散效率,也可以为京津冀协同发展中的新兴业态与商业模式提供基础支撑。因此以机场体系建设为核心的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不但是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重要内容,更是落实国家战略的重要环节。

2、世界级机场群建设是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的重要组成。自京津冀协同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以来,随着实践工作的不断推进,对“京津冀民航运输协同发展”的认识也日渐深入与完善。笔者认为“京津冀民航运输协同发展”表现在五个层次,即:区域机场群内各机场间的协同;机场群、航空公司、空管等主体间的协同;政府资源配置与企业运营的协同;民航运输与其他交通运输方式的协同;民航运输与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协同。其中“区域机场群内各机场间的协同”是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的核心,世界级机场群建设是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的重要内容,也是其主要建设目标。

3、世界级机场群可以有力助推世界级城市群建设。京津冀整体定位是“以首都为核心的世界级城市群、区域整体协同发展改革引领区、全国创新驱动经济增长新引擎、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世界级城市群往往发挥着在全球及国家中的“中枢功能”,是国家经济活动最密集、经济效益最高、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区域,也是新技术、新思想的诞生地,对一国、地区和世界经济发展具有支配作用。城市群发挥中枢功能首要条件就是“核心城市具有极高的国际化程度”。民航运输在促进与加快一国或地区的国际化进程方面作用显著,世界级机场群的打造,可以有力助推世界级城市群建设。

4、北京新机场与首都机场的运营是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建设的核心。考虑首都机场目前运输规模(全球第二)、北京新机场的设计能力,以及这两个机场在全国机场体系中的重要作用,北京新机场不但是京津冀综合交通枢纽的核心,新机场与首都机场如何协同发展,也是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建设的核心问题。

5、北京新机场建设是我们国家发展一个新动力源。传统理论界一直把民航运输定义为“衍生服务产品”,认为其是社会经济发展中其他需求所衍生出来的“位移需求”。在描述民航运输与区域经济发展关系时的常用词汇为“推动”、“拉动”、“引擎”等。总书记“北京新机场建设是国家发展的一个新动力源”的指示精神,笔者认为有三层内涵:

第一,我国经济增长正在逐步从高速向中高速增长转变,保持经济稳定增长,需要从区域发展和产业调整两方面寻找新的增长点。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的打造正在成为国家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第二,以北京新机场和首都机场为核心的京津冀机场群,在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同时,应在全国社会经济发展中发挥更大作用。

第三,笔者曾运用2002-2015年数据对我国民航运输发展全要素生产率进行测算,数据显示,我国民航运输业2002-2015的增长主要是由外部需求推动的。“北京新机场建设是国家发展的一个新动力源”对民航运输与经济发展关系提出了新要求,民航运输应由外部需求刺激的增长逐渐过渡到依靠自身内动力的成长,并能够在此基础上不断突破创新,成为推动经济发展的“初动力”。

二、指示精神对民航提出了四项要求

1、适应国家战略发展需要,适应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需要,突破传统观念束缚,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思想决定行为,思想观念的束缚是一切创新活动与新生事物发展的最大束缚。无论是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还是个人,在行为决策过程中,难免都会存在“路径依赖”,对自己不熟悉的事物,或需要提升自身能力与创新惯常工作方式时,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抵触”或“拒绝”。因此推动京津冀民航运输协同发展,落实国家战略的首要任务就是进一步统一思想,突破思想桎梏,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新发展理念落实国家战略对民航提出的新要求。

2、探索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路径,建立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机制。京津冀民航运输的协同发展涉及到国家相关部委、行业主管政府、相关地方政府、机场、航空公司、空管、航空旅客等多方利益主体,并且受民航历史发展沿革、体制机制等因素影响,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与民航以往任何一项重点工作都不同,其影响更深远,历史意义更重大。民航自身需主动积极探索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路径,打破地域界限,破除行业发展壁垒,着手建立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的组织机制、政策机制、运行机制。

3、提升行业政府治理能力。理论界从未停止关于“政府有形的手”与“市场看不见的手”有效性的争论。在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过程中,一味强调市场作用,或一味强调政府规制手段的运用,都是有失偏颇的。政府产业政策的实施并不是对市场经济手段的代替,应在尊重市场经济规律的前提下,发挥政府在宏观政策引导、搭建公平有序竞争平台等方面的作用。政府作用的发挥也应以提升民航运输产业内生发展动力为目标,激发产业内企业家能力与企业家精神的觉醒,提升京津冀民航运输整体国际竞争力。这些对行业政府根据外部环境变化,创新思维与方式方法,不断提升行业治理能力提出了新要求。

4、增强市场主体创新能力。京津冀民航协同发展的市场主体是机场与航空公司。目前京津冀主要机场与主要基地航空公司所取得的市场地位,主要依靠的还是所在地区经济社会所赋予的“垄断优势”。习近平在视察中也提到,“许多国家提出想要开通或增开到北京的航线,但我们目前条件有限”。从北京出发的国际航线在航权分配上也一直执行的是单一承运人原则。因此,无论是机场还是主基地航空公司,都一直从这种“垄断优势”中获益。另外天津机场与石家庄机场2016年运输规模的增长,除了满足腹地市场需求外,也通过市场选择自然承接了首都机场的溢出需求。

北京新机场2019年建成通航,一方面缓解了北京航空运输需求增长的压力,另一方面原来所形成的“垄断优势”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削减。届时,会有更多国际国内航空公司在北京运营,天津与河北省的航空运输也必然会受到一定冲击。因此,提高京津冀民航运输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是增强内生动力的根本。北京新机场与首都机场的协同发展、京津冀机场群管理模式的建立、主基地航空公司国际竞争力的打造都对市场主体的创新能力提出了新要求。